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风

我曾经是北大荒人,现在是秦城的风,欢迎你来做客。

 
 
 

日志

 
 
关于我

出生的时候,新的政权刚刚建立,百废待兴,家里----穷。 到了长身体的阶段,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没吃少喝,营养----缺。 求学的年代,不足16岁,到广阔天地去经风雨见世面。整整八年----惨。 24岁才回城,要文化,没文化,要知识,没知识,找工作那叫一个----难. 跟不上时代潮流,没良心的事不做,假话不会说,是个人就骂我----傻。 没事看看书,时不常的还练练笔,回过头来读一读:水平那就叫一个----低。 开了自己的博客,做了自己的山寨王,交了一大堆博友,没事就偷着----乐。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五句话 上篇(原创)  

2009-11-23 20:31:16|  分类: 黑土地的脚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幕临灯,惹起平生往事,回首边陲寒雨,酒醒天明。

      老牛,叫牛德海。是一个刑满释放的农场职工,我是从师直一个单位调到这个连队后认识他的。

      老牛,高高的个子,黑黑的脸庞,大大的嗓门。虽是住在集体宿舍的单身,可比知青干净、利索的多。那年他好象已是五十岁的人了,没有结过婚。他也是北京人,在东北呆了几十年,很少说话,但要张嘴,还是一口的京腔京味。

      刚调到这个连队时,和他住在一个宿舍里,并不清楚他的过去,每天早晨他很早就起来了,洗脸刷牙,然后就坐在炕边上静静的抽烟。待起床号一响,他像上了弦似的,立刻站起来大声招唤:“起床了,起床了,都啥时候了,还不起”。如果没人理他,他就一直叫下去。得到的是:从被窝里传出的骂声。他从不理会有人骂他,该怎么叫还怎么叫。

      一天,我也起的很早。洗漱完了,坐在炕边上,看着他抽烟,从他的行为和年龄上来看,他应该是个排长,因为那时知青当排长的还较少。就轻轻的问:“排长,今天干什么活?”谁知他脸色骤变,头发都立起来了,本来就黑的脸加上怒气,现出让人恐怖的样子,他瞪大了眼睛,狠狠的回复了我一句:“我不是”。我的火也一下窜了上来,真想冲上去跟他打一架。但一想刚来这儿,别惹事,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躺下了。

      从那以后,虽宿舍换了多次,但也巧了,不是一个排的却总是跟他住在一起,但再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可我不恨他,不讨厌他,并很同情他,可怜他。我知道了他的身份,那天早上的话,伤了他的自尊。虽是无意的,可我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时间长了,他的情况才多多少少的知道了一些。

      老牛是个老北京人,不识字,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凡遇到需要签字的事,就拿出从不离身的私章盖上,再按上自己的手印。解放前,老牛在门头沟的煤矿采煤,是个小包工头,有不错的收入。解放了,矿山归国家所有,他成了一名普通工人,工资也比原来少了许多,他想不通。他不清楚也不懂什么是政权的更替,什么是经济体制的变革,干一样的活,钱却少了,这可不行。所以,不停的找领导去闹、去吵。气急之下,摔了办公室的电话,打烂了玻璃。立即被公安抓了起来,随后被判了六个月的徒刑,结论是:无理取闹。

      他的刑期是在兴凯湖劳改农场度过的,刑满后,留在农场就业,从煤矿工人,转变成农场工人。六九年,中苏边境形势紧张,被疏散到五师。这时的老牛应该是一个享有普通公民所有权力的职工,可在那个年代,他是一个被继续监管的对象,是个“异已份子”。

      老牛,真是一头牛,别看是五十岁的人了,什么累活他都抢着干,决不比小伙子差。扛麻袋也是一把好手,麦场上零零碎碎的活他都包了,从不闲着。他的腰不好,白天硬挻着干活。晚上,我常常听到他因腰痛而发出轻轻的呻吟,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觉得他好可怜,这么大的岁数了,却没有人来照顾他,以后他会怎样生活呢?

      好象是在七三年,(记不太清了),他的腰病至使他实在干不了重活,连里照顾他,叫他到食堂去烧火。可烧火却烧出祸来了。

      老牛是个勤快人,到了食堂比平时起的更早,(宿舍的知青们高兴了,可以多赖在床上一会儿,没有人叫起床了。)把食堂的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后,就开始烧火。除了做饭别的活他都包了。头几天,食堂做饭的那几个,乐坏了,他们什么也不用干,不用管,一切都有老牛呢。(真他妈的欺负人)。

      过了些日子,他们开始郁闷了,连队干部们也动肝火了。因为老牛看不惯他们的作为:团里来人了,他们要到食堂去吃喝,开会晚了,也要到食堂去吃喝,找个碴就要在食堂吃上一顿、喝上一回,并且不掏一分钱。他们吃的是知青的,喝的是知青的。上梁不正,下梁歪。食堂做饭的人,也从不吃大锅饭。大家用餐过后,他们也要单做。老牛说不出道道来,就会说:这是啥问题?这不合理。

      老牛就是老牛,他忘了自己的身份,与他们吵,与他们论理,当着来客的面跟领导掰扯,让他们很下不来台。甚至威胁说:再做这种饭,我不烧火!结果是:你回作业排吧。(够狠)

      老牛火了,脾气上来了,倔劲上来了,他居然罢工了。

      从那天起,老牛不去烧火,也不下地,就是不上班,他要讨个说法,并坚信自己没错。(这些事,老牛从不跟别人说,是我们后来知道的,真给那些人留足了面子。)可他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所处的环境和当时的气候。虽说他罢了工,但人并不闲着。他打扫宿舍卫生,清扫门前的脏物,没事了自己扛着把铁锹去公路上填坑补洞,就是不上工。每天早上到了起床时间,还是像上了弦似的操着大嗓门叫大家起床,虽还是懒的起,可没人骂他了。

      这一罢工,就是几个月。连队向团里作了汇报。这还了得,你是什么身份?你罢谁的工?你向谁叫板?抓起来!

      罪名还是:无理取闹。(此无理取闹非彼无理取闹)

      记得那时天已很冷了,团保卫股在食堂召开了公开逮捕大会,当宣布完团里发的逮捕令后,两个保卫股的人走上前去给站在台前并不肯低下头的老牛戴上了手铐,并开始搜他的身。我还清楚记得当时老牛说的一句话:“不用搜,我不会自杀的。”

      “不许说话。”老牛沉默了。

      接着,就是大会批判发言,可没有人站起来说话,团里来的人说了几句令人生厌的官话后,连里的干部又慷慨激昂的忽悠了几句就散会了。

      随后,押着老牛去宿舍拿行李,免不了又要搜查一番,然后让老牛带着手铐,扛着行李上路了。直到今天,我也没明白,为什么不派车把他们送到团看守所。当时,连里虽没汽车,但马车,拖拉机还是有的呀,老牛楞是带着手铐扛着行李,在两个拿枪人的押解下,上坡下坡的走了八里地。据说,他一步也没停下来,一直走到看守所。连里的知青都挻佩服他:够爷们,真是一条汉子,真是一头倔牛。

      经过在看守所一个多月的劳动改造后,老牛才被放了回来。


      写不下去了,想想就生气,明天再接着写吧。

 

                                                                                                              2009-11-23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