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风

我曾经是北大荒人,现在是秦城的风,欢迎你来做客。

 
 
 

日志

 
 
关于我

出生的时候,新的政权刚刚建立,百废待兴,家里----穷。 到了长身体的阶段,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没吃少喝,营养----缺。 求学的年代,不足16岁,到广阔天地去经风雨见世面。整整八年----惨。 24岁才回城,要文化,没文化,要知识,没知识,找工作那叫一个----难. 跟不上时代潮流,没良心的事不做,假话不会说,是个人就骂我----傻。 没事看看书,时不常的还练练笔,回过头来读一读:水平那就叫一个----低。 开了自己的博客,做了自己的山寨王,交了一大堆博友,没事就偷着----乐。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五句话 下篇 (原创)  

2009-11-24 18:57: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鬓白方醒昨日事,今夕纸笔叙伤情。哀叹倔牛已作古,诉与谁听?

       老牛回来了,人消瘦了很多,别看他敢跟连队的干部叫板,可平时话很少,从团里回来后,话就更少了,烟却比过去抽的更勤。每天早上还是按常规叫大家起床,但方式变了,只叫一遍,然后就走出门上工去。

       想想我们这些知青,有些地方真不如这个曾经的“劳改犯”。我们敢出去打群架,敢偷老职工家的鸡,敢迟到早退,脱苞米的时候,敢把钢叉扔进脱粒机------。但还没有人敢跟领导直接叫板,正经事上,都沉默不语。或是用另类的方式来表达意愿。老牛,壮哉。

       第一次见老牛,给我的的印象是:一个很浑、不讲理的人,长相就让人发怵。他应该是一个在领导和众人面前唯唯诺诺的人,因为他是一个“二劳改”。他是一个很倔的人,他姓牛。

       但是除了第三条,我错了,以貌取人大错也。

       老牛在我们队是数一数二的高薪人士,一个月五十多元钱,没有家小,绝对是个款爷。可他不抠,老职工借他的钱,大部分人都不还,可他从不追要。用他的话说:他们要养家,不遇到难处,不会不还的。他又很抠,从不愿借钱给知青,就是借了,到期他会追着屁股要:你就一个人一个月三十多块,凭什么不还?借钱不还,这是啥问题?

       老牛长的样子很凶,话虽不多,但发起火来,大喊大叫,可从不带脏字,就是“国骂”也没从他嘴里冒出来过。他烟抽的很多,晚上睡觉时,常常剧烈的咳嗽。老牛也从不让烟,知青向他要,他也不给。无论什么场合,他都不喝酒,也从不交朋友,甚至与从兴凯湖农场同来的人也说不上几句话。

       逢年过节,他会给同宿舍的人每人买一份食品:糖、饼干、月饼,每年都是这样。不管平时你是否理他,也不管你是否骂过他,只要住在同一房间就有一份。你不在时,他会把东西放在你的床上,并在下边垫上一张纸。你不能谢他,也不能说不要,不然他会非常的不高兴。可他从不给自己也备一份,别的宿舍的人就是要也不给。他坐在床边抽着烟,看着你吃,那样子满足极了,只有这时你才能看到他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老牛高兴的时候,偶尔话也会多起来,看着你吃的津津有味时,他会给你讲讲北京的天桥,给你讲讲天桥摔跤的宝三,给你讲讲说相声的小蘑菇。可这么多年,他从没讲过自己,就是讲天桥时,有时他也会突然停住话头,然后就陷入沉思。

        我吃着他买来的饼干,看着浓浓烟雾后面那张满是笑意的脸,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在揣摩老牛这时在想什么?他可能在想:如果他有一个家,如果他有一大堆孩子,如果他有一个一生陪伴他的女人,如果他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蜗居--------。他有权力去这样想,他有权力去追求幸福的生活,因为他也是一个普通的公民。

       也许,他什么都没想,也许,他满足于每月五十多元的单身生活方式,也许,他喜欢每天早上,用最大的声音去叫赖在床上的懒人起床。也许,他只给同屋的人买食品,就是认为这儿是自己的家,知青就是他的孩子。也许,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没有也许。

       从七六年开始,各地的知青开始陆续返城。我走的比较晚,也看到了老牛在一批批的知青走后情感的变化。刚开始,还没什么,当往日热闹的连队,越来越显清静时,老牛也更加沉默了。知青的离去,对谁都是个触动,团里的现役军人在为自己今后的出路跑上跑下。连里的老职工,在想他们的山东老家。老牛是个北京人,但他没有家,身在异乡为异客。看到能走的都走了,他心里肯定不是滋味,他一直和知青住在一起,打也好骂也好,可朝夕相处总是有感情的。

       不管哪个知青走了,他也不出门送一送,同一间宿舍的人走了,他也没有一句送行的客气话,只是低着头抽他的烟,看也不看你一眼。老牛就是老牛,他把所有的话都埋在心里。怪哉,老牛。

       那些日子,老牛整夜的睡不好觉,不停的抽烟,然后就是剧烈的咳嗽,听着让人心惊害怕。从那时起,老牛早上起来后,再也不叫别人起床了。

       一天晚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屋里,明天我就要走了,也没啥好收拾的。只是把几件还能穿的旧衣服;装包里就行了。老牛突然问我:“别人都走了,你怎么不走?是啥问题”?这是老牛几年来跟我说的第二句话,就因为我把他错当了排长,认为我是挖苦他,耿耿于怀了好几年。

       我走前,很低调,许多人都不知道,老牛也不例外。

       “我也要走了,明天就回北京。”

       “啊,也要回去了。”他头也不抬,好象在自语。

       “老牛,当年我不是故意叫你排长的,我真的不知道--------。”

       “不可能!我是啥人你能不知道?你就是故意的。”

       老牛就是老牛,一头倔牛,倔到家了。我不再解释了,不想临走前,再让他有新的误会。那天夜里,老牛躺在床上,不停的抽烟,不住声的咳嗽,然后再抽,再猛烈的咳嗽--------。

        第二天一大早,我拿起包,准备出门了,老牛半躺在床上,还在抽烟。

       “我走了,老牛你要多保重,以后少抽点烟吧。”

       老牛只是哼了一声,没有多说一个字。八年了,这是我和他说的第四句话。

       走到门口,我忽然有一种抬不起腿的感觉,甚至想留下来,多呆一天,陪陪老牛。哪怕他不跟我说一句话,我就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抽烟,我替他说几句抱怨的话,骂一骂他不敢骂的人,让他知道:知青没有把他当做坏人,我们同是燕山脚下的北京老乡------,也可能他心里会舒服一点。

       我回过头,没想到老牛正睁大了眼睛望着我,那种无奈、那种凄凉、那种孤独、那种期盼改变命运的眼神,让我感到一阵阵的心酸,就像一个健康的人,站在病人的床前,能感觉到他的痛苦,却什么也帮不了他。我真想替他大哭一场。

       我不敢再对视他那双无助的眼睛,猛的转回身关上门,快步走了。我知道,背后的那双眼睛,一定在注视着那条回家的路。

       零九年的夏天,我回了一趟阔别了三十多年的黑土地。在与老友相聚的餐桌上,我向他们打听起老牛的情况。

       后来的老牛,身体很不好。年龄大了以后,被送到了农场的养老院,最后,病死在那里。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离去前想说的话。是农场给他买了一付棺材,埋了。在座的,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埋在哪儿。哀哉,老牛。

       说心里话,我真的很难受。一口酒也咽不下去了。我颤抖着手,为他点燃了一只烟,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随着烟雾的升起,老牛的样子,又闪现在我的脑子里:一顶深蓝色的驼绒帽子,一件黑色半长的羊皮大衣,一条劳动布的裤子,一双大头鞋,干净、利索。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胸前带着一枚很小的毛主席像章,我走的那天,他还挂在胸前---------。

        老牛就这样孤单单的去了,带着遗憾、带着郁闷,带着一生的苦涩,到了另一个世界。

       老牛呀,在那个地方,你还那样倔吗?尽管你走了,但我还想对你说第五句话

       如果我知道你的墓地在哪儿,我一定会到你的墓碑前去说:“老牛,当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敢说你是一个好人,但我敢说你决不是一个坏人。我想告诉你,虽然你走的时候,你的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也没有一个人知道你想对这个世界最后要说的话。但一个无意中伤害了你自尊的知青,至今还觉得对不住你,他还记得你。还在后悔临走那天没对你道一声:对不起。”

       老牛,别倔了。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一个知青,一个北京老乡,为你说公道话了,可能这话说的有些晚,说的不那么动听,但他是真心的。

        老牛,走好啊。老牛,该歇着了。老牛呀,在那边成个家吧。

 

 

                                                                                                                             2009-11-24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