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风

我曾经是北大荒人,现在是秦城的风,欢迎你来做客。

 
 
 

日志

 
 
关于我

出生的时候,新的政权刚刚建立,百废待兴,家里----穷。 到了长身体的阶段,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没吃少喝,营养----缺。 求学的年代,不足16岁,到广阔天地去经风雨见世面。整整八年----惨。 24岁才回城,要文化,没文化,要知识,没知识,找工作那叫一个----难. 跟不上时代潮流,没良心的事不做,假话不会说,是个人就骂我----傻。 没事看看书,时不常的还练练笔,回过头来读一读:水平那就叫一个----低。 开了自己的博客,做了自己的山寨王,交了一大堆博友,没事就偷着----乐。

网易考拉推荐

下辈子,做一回大哥 (原创)   

2009-12-10 14:0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了一会儿书,天已很晚了。想起了洗好的被罩还没套上,赶紧放下书,把它套好。然后,把被子叠整齐放在床头,端详了一下,又把它铺开,准备睡觉。躺在床上,却又睡不着。盖在身上的被子,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洗衣粉味,可能是没有漂洗干净,这味道触动了怀旧的神经,让我回想起当年的往事。

来连队快一年了,每天晚上都要盖在身上的被子,脏的不成样,自己都觉得恶心。上小学时,是寄宿制的学校,,衣食住行都有生活老师管理、照顾。毕业时赶上文革,在家呆了两年,有父母照顾。什么家务事也不会干。

 到了东北,还是过集体生活,哪会料理自己,就连衣服也懒得洗,更别说拆洗被子了。常常是把脱下的一堆衣服,都拿出来,比一比哪件干净些,然后再穿上。可被子就一床,没法再挑了。再说也不会洗,被子那么大,盆那么小,怎么洗呀,凑合着盖吧。

  一个不错的天气,我一大早就把那又脏又潮的被子抱了出来,晾在了门外的铁丝上。正巧,两位上海的知青大姐走了过来,一位是我们队的司务长,一位是排长。看到我晾的被子后,眼睛、鼻子、嘴都皱到了一块:“这是你盖的被子?”

“天啊!行军打仗也不至于这么脏呀。”

“哈哈!子弹都打不透。”

 我也觉得有些丢人,只好尴尬的笑着。她们一边取笑我,一边把子弹也打不透的被子从晾衣服的铁丝上取下来,卷了卷,抱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晚上,洗好,缝好,叠整齐的被子送回来了。“告诉你,这没人要的被子,用掉了我两块肥皂。”

“小点声。”

“哟,你也怕难为情呀。”

 我憨笑着,接过被子,连个谢字也没有,赶紧一头钻进了宿舍。那天晚上,我睡了一个好觉,梦见自己舒舒服服的躺在家里的床上。

 后来,我到了另一个团,与老连队相距很远,她们给我来信时,还在嘱咐我:离的远了,不能帮你做什么了,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在生活上要学会自立。

 过了一个春夏秋冬,我那床被子,又脏的看不出原色了,哥们要自立一回。为了洗被子,我请了一天假,被里、被面都拆了。借了个大盆,跪倒爬起的费了好大劲,才洗干净晾在了绳子上。小风一吹,下午就全干了。干是干了,可不会做呀。我又犯上了愁,缝不上怎么盖呀?

 天下事难不倒知识青年。睡觉时,我先把被里盖在身上,然后把棉套放在上边,最后是被面,局部与全局的构架就这样轻松的解决了。心中暗喜:我太聪明了,别人不佩服都不行。

 第二天早上醒来,身上只剩下了棉花套子,被里和被面都不知哪去了。

 这着法不行,只好厚着脸皮去求一位哈市来的知青,当我把昨天晚上怎样盖的被子,早上怎样找不到被里和被面的事告诉她时,这位大姐笑的前仰后合。然后,她回去拿来针线,铺好被里被面,帮我缝被子。一边缝,一边告诉我:怎样把被套铺好,怎样把被里包在被面的上边,如何行(hang),如何缝被头--------,很快被子就做好了。

到了秋天,我又把被子拆洗了,这回咱谁也不求,借来针线,带上了顶针,自己把被子按程序铺好,一针一线,像模像样的开始缝被子。

 足足用了大半天的时间,终于把被子缝好了,虽然缝的不那么规矩,但却是咱自己DIY的。因为使唤不好顶针,右手指磨了个泡,左手也不知被针扎了多少回,被子上还印着几个带着指纹的血印,可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当我把被子掀起,准备把它翻过来叠好时,立时无名火起,大骂自己笨蛋。原来,床单和被子缝在了一起。如果手上再使点劲,那可真要走上“三结合”的道路了。

 从那以后,拆洗被子,再也不犯愁了,而且针线活越做越好。

 结婚后,有一天,老婆儿在做被子,她缝的粗针大线实在让我看不过去,就拿过针线,给他露一手。一边缝,一边给她讲,行被子时针角可以大一些,并从一边向另一边缝,或是从中心向两边缝,这样做可以把被里的余量挤到两边去,被子缝好后显得平整。缝被头时,针角要小一些、密一些,这样线不易在拉被子时被拽断-----------。其实,这都是过去那位知青大姐教我的,过去买的,现在卖,价值翻翻。很快被子就缝好了。这双手:抡过锄杠、耍过锉刀、拿过绘图铅笔,如今灵活的穿针引线,老婆儿快要惊呆了。哈哈,有这样的老公,找个没人的地方,偷着乐去吧。

 那天,吃完饭,我即没有洗碗也没扫地,得意的不得了:我太有才了,不佩服自己都不行。

 其实,她哪里知道,这双抡过锄杠、耍过锉刀、拿过绘图铅笔的手上,有多少艰辛、有多少血汗。这双至今老茧未退的手,拿着小小钢针,每缝一行都勾起一段心酸的往事。那旧日的苦痛心结,那几位知青大姐的情义,都被我一针针的缝在了心里。

 那两位上海的知青,大学毕业后都留在了北京工作,如今已退休了。我们常去她们家里聚会,北京的知青都亲切的称她们为大姐。

 我总想帮她们做点什么,因为在我最难的时候,她们无私的帮助了我。可每次到她们的家里聚会,还是她们在张罗饭菜,收拾残局也不让我们动手,嫌我们毛手毛脚。走在路上,总是叫着这个,喊着那个,好象没有她们,有人会走丢。聚会时的照片、光盘,她们会每人一份,放在一个大信封里,下次见面时带给你,从不会忘记--------。

 我身体不好,她们常给我来电话,询问我的身体状况。前几天,天津和上海的大姐又打来电话,因为她们在网上看到了我的博客,说没有给我留言,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并鼓励我继续努力,写出更好的回忆文章。嘻嘻,一不小心,居然遭到了表扬。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想:我欠你们的情,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帮你们做被子,为你们张罗一桌最好的饭菜。走路的时候,叫这个,喊那个,像呵护自己的小妹一样。照像的时候,让你们摆POSE,我来按快门。然后,把光盘和照片放在大信封里,噢,还要装上一颗心。庄重的送给你们。我也要做一回有爱心、有热心、有善心的大哥。

 再也睡不着了,走到窗前,看看那挂满星斗的夜空,回过头来望着铺在床上的被子,那被面上开满素洁的小花。

 望着望着,苦笑起来,因为我看到那花朵下面,隐约有一行字:如此的花样年华。随后,我又开心的大笑:那漂亮的小花,拥托着一条闪光的标语:永恒的情义。

 经过了风霜雨雪,还是不会说好听的漂亮话。只能在此,向身居各地;曾经帮助我,照顾我,现如今还在帮助我,照顾我的知青大姐们,致以真挚的敬意。

 如果有下辈子,我要做一回大哥。

                                                                                                          2009-12-10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