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风

我曾经是北大荒人,现在是秦城的风,欢迎你来做客。

 
 
 

日志

 
 
关于我

出生的时候,新的政权刚刚建立,百废待兴,家里----穷。 到了长身体的阶段,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没吃少喝,营养----缺。 求学的年代,不足16岁,到广阔天地去经风雨见世面。整整八年----惨。 24岁才回城,要文化,没文化,要知识,没知识,找工作那叫一个----难. 跟不上时代潮流,没良心的事不做,假话不会说,是个人就骂我----傻。 没事看看书,时不常的还练练笔,回过头来读一读:水平那就叫一个----低。 开了自己的博客,做了自己的山寨王,交了一大堆博友,没事就偷着----乐。

网易考拉推荐

忆 苦 饭 (原创)  

2009-05-11 11:01:09|  分类: 黑土地的脚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发生在六、七十年代的故事。

天上布满星,月牙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伸。万恶的旧社会,穷人的血泪仇,千仇万绪涌上了我心头……。伴着眼泪;伴着凄惨的歌声,我们满腔义愤的听着贫下中农对旧社会地主阶级的血泪控诉。

做报告的一般是全村公认的最苦、最穷、最正宗的贫农(上查八辈五都是受苦人)。悲痛的向我们这些密罐里泡大的学生讲述在旧社会如何受剥削受压迫,地主一家人过的是如何奢侈的生活,而穷人家如何没有饭吃,过年的时候地主是如何凶狠的讨债。杨白劳与地主黄世仁的故事几乎每个做报告的人都要叙述一遍。总之,每个人都把自己所经历过的事说的苦的不能再苦了。那时,我常常想;为什么当时的民主政府不把地主全毙了,还让他们活到现在,我要是那个村的,一定在半夜里把他们家的房子点了,把地主全家活活烧死,为全村的贫下中农报仇,为全国的贫下中农出气。让全世界的受苦人长志气。

脸上的泪花还没擦干净的时候,忆苦饭端上来了,每个同学都是满满一大碗,并声明不够吃可以再要,管够!(估计旧社会的贫下中农干活很辛苦,每顿饭要吃这么多。)怀着对贫下中农无限崇敬的心情,我狠狠的吃下了一大口,随后发生的事情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样的,刚才的报告内容全忘了,同情心、杀地主的壮志也没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天啊!这么一大碗要多难吃有多难吃的东西怎么往下咽呀?这时才知道什么叫“好一个愁字了得”。谁也不敢倒,谁也不敢扔,那可是阶级感情问题。吃忆苦饭和听报告差不多用了一样长的时间,太难吃了,天知道村里人往里面放了些什么解放后再也找不到的佐料。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这种教育人的方法,太有才了。

最后一次吃忆苦饭是在下乡去东北的时候,那是七一年的秋天,饭前没有人再做忆苦报告了,(该说的都说了)只是说晚上要吃忆苦饭,因事先没有得到消息,中午没能屯积几个馒头。所有的知青都被集中到食堂,由队干部宣布聚餐的内容和意义,无非是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台湾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等一些听腻了的官话。随后就端上来冒着热气、透着贫下中农血泪的忆苦大餐。

队里的老职工可不吃这个,他们有家。队里的干部也不吃这个,他们的责任是看着这些满脑子资产阶级思想,急需贫下中农对他们进行世界观彻底改造的知识青年们满怀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把旧社会贫下中农想吃都吃不上的忆苦饭无限深情的吃进去,以洗净这帮小青年的灵魂。

算起来这种阶级教育饭吃过不下十几次了,可这次免费大餐是最难以下咽的一次。吃的多了,也能分辨出这份大餐的配料:那白色的是豆腐渣、那黄色的颗粒是磨过的豆饼、吃到嘴里沙沙响的是沙子、这黑色的片片是麦麸子、噢,还有那绿色的是野菜,说是野菜还不如说是草,根本无法咬烂。最好的东东就是一点点白菜帮子了。往日的忆苦饭里还能见到一点玉米面,可今天的碗里没了它们的踪迹,太孙子了,连点咸菜也不给。

随着热气;碗里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怪味,真不知要用多大的决心才能把它咽下去,每吃一口,我眼前就出现一个英雄形象,董存瑞、又一口,黄继光,再来一口,李玉和,接着就是杨根思、邱少云、雷锋、王杰、刘英俊……,实在不行了,眼前又出现了雪山、草地、腊子口……,还有杨白劳。悄悄的看了看其他的人,他们可能眼前没有英雄人物的出现,被噎的已经翻白眼了……。

事后,我找到了在厨房做饭的北京知青,见面就破口大骂,凡是我能骂出口的脏话都骂出来了。就象那碗饭,怎么难听怎么骂。他委屈的告诉我,连长特意到厨房告诉炊事员,这顿饭怎么难吃怎么做,让那些旧社会过来的人都觉得不好吃才行。妈的!我怀疑他们家过去是不是地主,这哪是教育人呀,明摆着是拿知青开涮。现在想起这件事,我还是一脑门子气,还是要大骂一句:你大爷的!

十年浩劫已是永远的过去。假的、空的、形而上学的、自欺欺人的那套政治权术都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全国上下一心搞建设,老百姓的日子越过越好。可不知怎么的,想想过去的事也挻有趣,甚至还想约上过去的那帮难兄难弟有空儿时一起回趟东北,伴着那凄惨的忆苦歌再来一顿免费大餐------忆苦饭。“不忘那一年,北风刺骨寒,地主闯进我的家,狗腿子一大帮,说我们欠他的债,又欠他的粮,地主狠心;地主狠心抢走了我的娘……”那是啥滋味?-------一定是“味道好极了”!

 

 

 

                                                                                                           于2008年5月6日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