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风

我曾经是北大荒人,现在是秦城的风,欢迎你来做客。

 
 
 

日志

 
 
关于我

出生的时候,新的政权刚刚建立,百废待兴,家里----穷。 到了长身体的阶段,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没吃少喝,营养----缺。 求学的年代,不足16岁,到广阔天地去经风雨见世面。整整八年----惨。 24岁才回城,要文化,没文化,要知识,没知识,找工作那叫一个----难. 跟不上时代潮流,没良心的事不做,假话不会说,是个人就骂我----傻。 没事看看书,时不常的还练练笔,回过头来读一读:水平那就叫一个----低。 开了自己的博客,做了自己的山寨王,交了一大堆博友,没事就偷着----乐。

网易考拉推荐

旱 地 游 泳 原创  

2009-08-28 15:09:47|  分类: 黑土地的脚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又飘起了雪花,今年冬天,北京可真冷。

听天气预报说;东北很多地区的气温,已降到了近三十年来的最低点。天寒地冻;滴水成冰,我可太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滋味了。

今天是大年三十。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雪花,远处传来零零星星的鞭炮声,听着那一声声的震响,不知怎么我又想起了那难忘的“黑土地”。

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记得那天也是大年三十,再干一天,明天就过年了。天公真做美,昨儿刮了一天的大烟泡,早上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处处银装素裹,冰雪大千。

地里的庄稼都收完了,冬天的主要任务是刨粪。队里有牛群、马群、羊群还有百十多只猪,一层土一层粪;一年下来积的肥像小山一样,可够干一阵子的。说是刨粪,可不是真拿镐头去刨, 一冬天累死你也刨不出两车来。零下三十多度的北大荒,那大粪堆冻的像一座石头山,一镐下去只会留下一个白印,“农业学大寨”的任务可怎么完成?,只有一个办法:用炸药炸。

吃完了早饭,我们扛着钢钎、大锤干活去了,上午打炮眼,下午放炮,这就是一天的工作。到了“大糞山”,三个人一组,女的扶钎子,两个男的轮换着抡大锤------开干。

下午,可以装药放炮了。炮眼有碗口那么大;近一米深,先倒进去半袋子硝酸氨化肥,再放上两管黄色炸药。(硝酸氨在炸药爆炸时产生的高温高压下可以被引爆,这样做可以降低放炮的成本)装上雷管和导火索,把炮眼用土夯实就可以点炮了。

点炮可是老爷们干的活,为了安全,导火索燃烧时间有一分多钟,刚好够你轻松地跑到百米外的安全区,这是年前最后一次放炮,就当是我们欢渡春节的特大号爆竹吧。

“班长,我要去点最后一炮。” 说这话的是个女生;北京来的知青。她个子不高,大约不到一米六的个头,留着一头短发,长的很漂亮。身材也很好,用知青的话说; ‘盘儿亮;条儿顺’。干了一冬天,还没有一个女生敢提这个要求,尤其是漂亮女生。

“不行!这太危险了。” 班长可不敢答应。

“为什么不行?男的能干,女的照样可以干。” 看架势,她要跟班长干一仗。

唉! 这都是 “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那句话给闹的。可我不敢说出来,否则非抓我一个现形不可。知青的事,农场的老职工从来不参与,只是在一旁看热闹。

“好吧,你可要注意安全,不行的话,赶快跑。”这个长脸上布满了青春豆,来自哈尔滨的知青班长对 ‘盘儿亮’的姑娘总是网开一面,把一盒火柴交到她手里,叮嘱了一句就招呼其他人走向百米外的地方。

留下八个点炮的人,各自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等着点炮的号令。

“点火” 一声令下,只见炮手们,蹲下身把火柴头放在导火索上,用火柴盒擦火面在火柴头上一擦,一缕青烟冒了出来,然后站起身就向安全的地方跑去。

坏事了,那个“盘儿亮”的 “半边天” 根本不会点导火索。

原来,在大家向远处走的时候,准备点炮的小老爷们(男知青)已用小刀把导火索头上削出了一个四十五度的斜面,这样就加大了导火索中间火药面的面积,点火时把火柴头按在这个斜面上,然后用火柴盒一擦,利用瞬间释放出的高温,一下子就把导火索点燃了。谁也没想到天天都在这干活儿的漂亮女生,从没有注意过别人是怎么点火的。她是把火柴划着后,再去点导火索,天哪!她真把这活儿当成点鞭炮了。一根没点着,又划着了一根,这时别的人已跑出几十米了。

“快跑,别点了。” 这边的人可都急了,拚命的喊叫着。

我们的 “半边天” 也开始紧张了,手在颤抖,呼吸也急促起来,可她还是勇敢的坚持着。在第三根火柴烧到尽头时,导火索终于被点燃了,她扔掉火柴,撒腿就跑,可没跑出去几步,就被一个大土块拌倒在地,只见她两腿乱蹬,双臂努力支撑着想站起来,可怎么也爬不起来,那样子像是在“游泳”,她已经紧张的控制不了自己的四肢了。距离她仅有四五米远的地方,几只导火索冒着缕缕青烟像蛇一样扭动着身躯,越烧越短--------。

“起来。快跑!” 这边的人急的眼睛都绿了,可就是不知该如何是好。长头发的知青吓的双手捂住脸,转过身不敢再看……。就在这千均一发的时候,忽见一人撒开长腿,拚命向前冲去。

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静得好象能听到导火索燃烧时发出的吱吱声。只见这个穿着黑棉袄腰间系着一根细麻绳的老职工,转眼来到了还在地上挣扎着想站起来的漂亮姑娘跟前,哈下腰把她抱起来夹在腋下,转身弯着腰就向回跑,刚刚跑出不远,身后的炮炸响了,轰-轰-轰--------本来是想把它当做贺新年除旧岁的八声礼炮,现在听着却那么的让人胆颤揪心。没有人再欣赏炸药爆炸时那壮观的景象,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瞬间发生的紧张的一幕。伴着火光,伴着硝烟,伴着扬起的积雪,飞向空中的粪块,四散开又重重的落下来,狠狠的砸在他的身上,可这时已经安全了。他跑出了最危险的地段。

现场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这个老职工把她轻轻的放下,然后用手把被落下的土块打歪了的皮帽子扶正,又弯过手臂揉了揉腰,说了句: “还他娘的挺疼。” 就蹲到一边抽烟去了。而我们那位北京战友,由于惊吓变得苍白的脸色还没有缓过来,全身上下还在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个女生掺扶着她回宿舍去了。那年她只有十六岁。

围观的没有赞叹声,救人的没有豪言壮语,被救的也没有流出感激的眼泪。发生在一九七一年大年三十的这一幕,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而我和所有在场的知青们却把它永远的记在了心里。

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一,一个新的绰号在我们队诞生了:“旱地游泳”

事后,这个老职工没有得到队里的表扬,更不要说奖励了。而那个被救的北京女知青也没有向他表示过感谢。用现在的小说、电影中英雄救美的壮举来衡量这件事,你可能会说这不可能,但我要实实在在的告诉你:这就是现实生活,这就是发生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非常时期的一件平凡的往事。

如今,我一想起 “旱地游泳” 这个有趣的绰号,眼前就出现那冒着青烟的导火索、炸药爆炸时的火光和硝烟,还有那脏兮兮的黑绵袄和腰间系的麻绳。

今天,我还清楚地记得他的名字,他叫张作文,是个山东大汉,一米八的个头,那年他顶多有三十来岁,风里来雨里去的庄稼汉看上去像五十岁的人,平时不爱说话。不知谁给他起了个难听的外号:“九三大流氓”。

“九三”农垦局的名也, “大流氓”不知从何谈起。其实他什么坏事也没干过,只是见了漂亮女知青总是爱嘿-嘿-嘿-的酣笑。就是这个什么坏事也没干过的 “九三大流氓”, 在大年三十这一天,救了一个北京女知青的性命。

记得七六年的时候,那年冬天也是特别的冷,知青宿舍由于没有烧柴,屋里冷得象冰窖一样,为了取暖我们在夜里还偷过他家一车柴禾。

雪,还在下。今年一定是个好年头。作文,你过的还好吗?你还记得三十年前那个寒冷的冬天吗?今天又是大年三十,你还记得那个北京女知青 “旱地游泳”吗?我想,在年关守岁的时候,她一定会面向东北方,默默的向你表示祝福: 好人一生平安。

 

                                                                                                           写于2001年1月23日午夜

 附:

年青的朋友读这篇文章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平淡无味,而那个晚上我在写它的时候,心情却很沉重。我为这一代人经历的磨难感到难过,也为这些实际上只有小学毕业水平,却顶着一顶 “知识青年”的帽子上山下乡的年青人感到心酸。听回过北大荒农场的朋友讲,我们劳动、生活过的那个队,部分职工的生活还是很苦,日子过的还是很难。他们也很怀念和知青一起修理地球的日日夜夜,衷心的祝愿他们早点过上好日子。

 

                                                                                                       秦风 零九年六月 再笔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