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风

我曾经是北大荒人,现在是秦城的风,欢迎你来做客。

 
 
 

日志

 
 
关于我

出生的时候,新的政权刚刚建立,百废待兴,家里----穷。 到了长身体的阶段,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没吃少喝,营养----缺。 求学的年代,不足16岁,到广阔天地去经风雨见世面。整整八年----惨。 24岁才回城,要文化,没文化,要知识,没知识,找工作那叫一个----难. 跟不上时代潮流,没良心的事不做,假话不会说,是个人就骂我----傻。 没事看看书,时不常的还练练笔,回过头来读一读:水平那就叫一个----低。 开了自己的博客,做了自己的山寨王,交了一大堆博友,没事就偷着----乐。

网易考拉推荐

思念的困惑? 原创  

2009-10-29 10:4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山下乡四十周年之即,与几个兵团战友回了一趟曾经的“家”。这也是我多年来的一个愿望。九八年的时候,就想回去,但因病没能成行。

其实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回去?这个曾经的“家”,到底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是留恋那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辛苦劳作,它真的做到了让我们“劳其筋骨”吗?是留恋那:黄豆汤、冻菜汤?还有时不时就要吃上一顿的“忆苦饭”,它真能让我们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吗?是留恋那:漫天的大雪,刺骨的北风,它真能培养出为解放全人类而战天斗地的共产主义战士吗?是留恋那:屯垦戍边、扎根边疆,奉献青春的革命激情吗?屯垦戍边我们做到了,可那些到了结婚年龄的知青们要扎根时,有人为他们盖房吗?

一大堆的苦要说,一大堆的怨要诉。那是一个让我们吃尽苦头的地方,那是一个让我们想起来就心寒的地方,那是一个用体罚来改造我们世界观的地方,那是一个让所有知青提起来就泪水涟涟的地方,那也是一个让千万个父母牵肠挂肚的地方。

可它也是一个提起来就让人想,提起来就让人话多,提起来就让人兴奋,提起来就让黑兄黑妹们亲近,提起来就要为它干上一杯的地方。

聚会的时候,大家一起想。一个人的时候,看着照片想,睡着了做梦想。甚至每天听气象预报;都要首选黑龙江,天气稍稍一凉,就会对着地图轻轻说:你那里下雪了吗?

当沿着平坦的水泥路,走向离开了三十二年的连队时,我在想:我们在这里到底收获了什么?“再教育”我不认可,知青与工农之间,应该是相互教育的关系,谁也离不开谁,谁都不完美。八年的时间,我看到了国家粮食生产的落后,看到了农业科技知识的匮乏,看到了文革给广大农村带来的灾难。也看到了在边远地区信息、教育、医疗、交通、生活水平的低下。能认识到这些问题,不是“再教育”的结果,而是社会的现实。由此而生的是一种责任,是知青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把广阔天地的作为,把屯垦戍边的重任仅仅交给知青,是不公平的,它更应该是社会的责任。    

因为有了这种责任,每一个知青都学会了坚强。在后来的日子里,不论遇到多难的事,只要还有北大荒人的气在,就没有过不去的岗儿。

因为有了这种责任,每一个知青都学会了宽容。我们受了那么多的苦,遭了那么多的罪,走的时候,舍不得他。三十多年过去了,天天想着他。已是年近花甲的人了,却千里迢迢回来看他。这就是知青的宽容,这就是知青的胸怀。有人说返城的知青学识少,素质低,可这样的素质你们有吗!?

我站在公路旁,听着别人的指点,在记忆中不停地追寻,才一点点的开始辩认出这就是我曾经的家。说是家,其实什么都没有了,这个家院和四周的豆地、麦地连成了一片,我曾经的那个家永远的消失了。心中一阵悲凉,好象所有的思绪都因此即刻消失了。记忆清新的只有原宿舍后的一排小树趟子,断断续续的也没几棵了,留下的唯一建筑就是水泵房。那是在我离开东北的前一年,打的一口机井。当时并没有房子,是后来盖的,如今也有点东倒西歪了。

我想看看那马号,看看种子库,看看连队的办公室,看看被炊烟和薄雾天天拢在怀里的家属房,看看那着过一把无情大火的知青宿舍,(它让我委屈到今天。)还有农机场,我开过的“东方红”,那马群、牛群、羊群……。什么都没有了,它们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时代的变迁让它们没了身影。只有那小小的水泵房,还站在原地,见证着:这儿曾经是一个知青的连队,是满腔热血的年轻人;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人奋斗的战场。

来此之前,我已知道了这些,但亲眼目睹时,又有些接受不了。思念了几十年,只看到了绿油油的庄稼,没有了曾经的家,很遗憾,很失落。

可我也很高兴,连队这个小家没有了,黑土地这个大家却越来越红火。

那黑土地上每一条垄沟里,都还印着我锄地时的足迹。通往团部的水泥路基下,还有我铲过的黑土。南阳河畔,还迴响着我吆喝牛群时的声音。那宿舍后的小树趟子,向我们摇晃着枝叶,好象在对我们说:知青兄弟、姐妹们,我们没有忘记,你们在晚上、在我们身边,轻轻唱响的那些好听的“黄色歌曲”------“草原情歌”、“敖包相会”、还有“三套车”。

我爱你,我的连队。我爱你,家乡的亲人。我爱你,黑土地。这就是今天我要为你们再一次放声高唱的情歌。

尽管我的连队在人们的视野、在历史的画卷中消失了,但他永远不会在知青的记忆中逝去。尽管他那时贫穷、苛刻,现在又没了踪影,但知青对你的留恋,永远在我们情感的深处。知青对你的爱,永远都不会含糊。

两天过去了,我要走了,要离开黑土地了。那天也是一个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这是一天当中我最喜欢的时刻,阳光带来温暖,阳光带来希望。心中还是那种说不出来的滋味:走了,不知为什么舍不得走。想他,不知为什么想他,他让我们受了那么多的苦,遭了那么多的罪。

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可直到今天,我还是好困惑。谁能告诉我:思念是情感还是愁绪?是苦涩还是畅想?我没有为农场在改革开放后,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而书上一笔,心中和笔下留恋的依然是:低矮的草房,马号边的水井,西沟子的牛羊,还有穿着一身黑棉袄的老乡。谁能告诉我:这种留恋是对还是错?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后话:

在这次回乡探亲的队伍中,有两个战友是带病回去的。由于患脑血管疾病,走路都困难,他们是拖着两条腿,一步一步的在连队的旧址上徘徊、叹息、呐喊……,深情的回忆着过去。

如今,其中的一个战友又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我不明白他这是为什么?如此的身体状况,却一定要坚持回去一趟。是什么样的思绪,让他们如此留恋着那个地方?我为他们的身体忧虑,也被他们这种精神所折服。我为有这样的战友自豪,试问黑土地:有这样的儿女,你感到骄傲吗!? 

我的战友、我的兄弟、赶快好起来,当五十周年到来时,让我们一起相互搀扶着,再回去看看我们的连队,看看黑土地。

                                                                                  2009年10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