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风

我曾经是北大荒人,现在是秦城的风,欢迎你来做客。

 
 
 

日志

 
 
关于我

出生的时候,新的政权刚刚建立,百废待兴,家里----穷。 到了长身体的阶段,赶上了三年自然灾害,没吃少喝,营养----缺。 求学的年代,不足16岁,到广阔天地去经风雨见世面。整整八年----惨。 24岁才回城,要文化,没文化,要知识,没知识,找工作那叫一个----难. 跟不上时代潮流,没良心的事不做,假话不会说,是个人就骂我----傻。 没事看看书,时不常的还练练笔,回过头来读一读:水平那就叫一个----低。 开了自己的博客,做了自己的山寨王,交了一大堆博友,没事就偷着----乐。

网易考拉推荐

面条或者方便面 (原创)  

2010-12-10 20:34:01|  分类: 黑土地的脚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说,吃面条在中国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了。北方人喜欢吃面条,记得小时候,家里就常吃面条,夏天;吃过凉水的炸酱面,好爽。冬天;吃热汤面,好暖。生病的时候,母亲会做一碗香喷喷的挂面,好香。

      如今,方便面大行其道,不论是大超市还是小商店,火车站还是码头边的小小售货棚,随处可见。五颜六色的包装,各种不同的口味,任你选择。方便面的来历不太清楚,好像是六十年代初,一家日本的食品公司首先推向市场的,可以说是一场面食上的革命。

      第一次吃方便面,记得很清楚;是在1965年,那时我刚刚上小学六年级。一次去舅舅的办公室玩,正赶上吃中午饭,同办公室一个带眼镜的阿姨,从挎包里拿出一袋方便面,当时我还不知那是何物,撕开包装,把一个圆圆的饼状物,放在饭盒里,再把暖瓶里的开水倒进去,然后打开了一个更小的纸包包,把里面的粉状物也倒进了饭盒,她边操作边向舅舅介绍着它的吃法。那时,我惊讶极了,面条还可以这样吃吗?当时的价格好像是五角钱左右(记不太清了)二两粮票。当然,阿姨分了一半给我,很好吃。(吃别人的东西总是很香。)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吃过那种开水一泡就成面条的东西,因为那五角多钱的价格,也不是一般人家常吃得起的。

      六九年,下乡了。

      到了五十二团,忘了是在团部还是在林业队吃的第一顿饭就是面片汤,(暂且把它规到面条类)在火车上啃了两天的干面包,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面片汤,好惬意。

      第二次吃面条,是在从查哈阳回团的行军路上,宿营后,以班为单位领回了面粉,和一块肉,因为去晚了,拿回来的是一块纯正的肥肉,一点瘦肉丝也没有,那叫一个纯。当大厨的是一位天津知青,大家一致要求吃面条,忘了是怎么做的了,反正是揉吧揉吧,切吧切吧,就都扔锅里了。吃的时候,没啥异样,感觉还挻香,过了一会儿,受不了了,找了个没人的地方 毫不吝啬的全部还给了大自然,好东西------没了。

      第三次吃面条时,我已调到了师直加工厂,一天去参加挖糖厂地基的劳动,可把我累坏了,饿傻了。那天,送饭的车来后,我一口气吃了五个馒头,两大碗面条,玩了一个肚儿歪,那时感觉面条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

      到了红五月农场后,大概有五年的时间,没有吃过面条,因为它已成了一种特殊饮食------病号饭。

      我们队有一个特殊的规定,发烧不到三十九度,不给开假条,也就是说没有吃病号饭的资格。当你拿到这张假条后,要找队领导签字,然后要报知司务长,再由司务长给炊事班长下通知,这样才能吃到病号饭,也就是面条。如果一个人真的拿到这张批条,再如此的转上这么一圈,这三十九度体温的内涵也就非常丰富了。

      虽然我不会这么做,但我也从没有因此而看不起那位端着碗吃的热火朝天的老兄,因为这些人太不容易了,一碗普普通通的面条,也成了改造知青的工具,悲哀呀。

      那时,我常常想,那该死的,用水一泡就能吃的方便面都哪去了?文革一开始就再也不见了,它也成了腐蚀人民的坏东西?妈的!挨千刀的四人帮,红旗上了天,方便面就转入地下了吗?啥时候,你再冒出来呀,别难为这些可怜的知青兄弟了。

      到了七六、七七年的时候,老知青的“好日子”来了。

      那时,队里来了好几十个富拉尔基的知青,连队干部的精力都放在了他们身上,对老知青不太照顾了,我们可以通过关系从连里买出成袋的面粉来,自己做面条,因为没有条件做别的,只能做面条。

      把洗脸盆洗一洗就是锅,把炕洞扒大,架上三块砖就是灶,面板是跟老职工借的,刀是从食堂偷的,有生火的,有和面的,其他人去抱柴火,各有分工。每次煮熟一锅,只够一个人吃的,其他人等下一锅,为了能先吃上,“锤子、剪刀、布”都用上了。当时我们伙食团有七个人,等最后一个人吃完,有幸第一个吃的兄弟又饿了。

      这伙食,把那帮新来的“小套”谗的不得了,一个劲儿的跟我们套近忽儿,嘻嘻,没门!好好接受再教育吧,等世界观改造好了再来。

      儿子上中学时,我在一次吃饭的时候,讲我们过去吃面条的故事,他竟然歪着头认真的问我:老爸,你说的是旧社会吧。我当时差点把嘴里的饭都喷出来,天呀,知青的生活经历连自己的儿子都不信了。

      前些时候,一位黑兄的儿子,要给老爹过六十岁生日,我们这些兄弟、姐们都来给他贺寿。酒过三巡,服务员把寿桃,寿面都端了上来,大家让他一定要把那碗寿面吃掉,餐厅几个身着民族服装的歌手,站在他的背后,深情的唱起了《我的老父亲》那首歌------

      当用筷子把寿面挑起来时,他的手忽然极度的抖了起来------他哭了,哭的泣不成声。在场的哥们、姐们都哽咽了,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这时他想起了什么:亲情、友情、冻菜汤、大烟泡,还有那碗最普通不过的面条------   

      世界上所有的事,都要有个度, 超过了这个度,就要走向反面。p

      二千零二年,我在云南出差,那个单位地处大山深处。本来派了个人给我们做饭,后来因某种原因,有十几天要停火,让我们几个人暂时自己解决吃饭问题。工作忙,不能天天下山去镇里吃饭,只好买回几箱方便面和一堆面包、饼干、榨菜什么的。刚开始还和同事们吹:方便面是我的最爱,抡开腮帮子,甩开大槽牙你就可劲儿造吧。一星期后,有点实在受不了了,一天三顿,小脸都吃绿了。那些日子,抬头不敢看电线,低头不敢看筷子,谁要是穿件带条的衬衣,我都跟他急,因为我只要看见线状的东西就想吐哇!

      谁说推出方便面是一场面食上的革命,我看实在是一场不怎么样的革命,小日本坑人呀。同事也拿我开涮,说我是:念完了经就骂和尚,吃完了饭就打厨子,这精神上和物质上的刺激谁受的了?晕菜!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想吃方便面了,但对面条我还是情有独衷。很晚了,写到此该收笔了。今天的晚饭还是面条:半斤切面,一瓶香菇猪肉酱,一根黄瓜。好吃;我就受累多吃点。

                                                                                                           2010-12-10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